抠神

第四百一十四章 火灾和车祸

类别:都市言情 作者:萧瑟良 本章:第四百一十四章 火灾和车祸

    少年咧嘴一笑,露出洁白的牙齿,他伸出手,说:“还是我来帮你点菜吧,虽然我现在很穷,但我小时候还是在这里吃过饭的。”

    程煜闻言,看了少年一眼,没吭声,但却知道,少年也算是个有故事的人。

    而且,就根据这句话,程煜趁着少年点菜的过程中,对他进行了一番大胆的猜测。

    少年的年纪显然只有十六七岁,之前只是远远的看着,就觉得差不多是这个年纪。而现在近距离的接触之下,程煜越发肯定这个少年的年纪绝不会超过十八岁,甚至,有可能还不满十六岁。

    这样的年龄,很显然四年前是绝对无法做李大力那个单子的。

    那么,就存在另一种可能性,李大力的单子,是少年的父亲做的。

    在四年前,这家外贸公司很可能还真是个外贸公司,就算规模没有程煜想象的大,最起码也不是现在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少年说他小时候在这里吃过饭,又说他现在很穷,这似乎足以说明他小时候的生活还是足够富足的。就算不是什么有钱人,至少也是小殷之家。

    这四年间发生了什么,程煜不得而知,但这似乎表明少年的家庭在这四年里发生了很大的变故,很可能跟他父亲有关。

    而由于少年这么小的年纪就在那幢楼里摆了一张桌子,很大程度上已经表明他父亲应该是已经去世了。

    因此年纪轻轻的少年,不得不扛起家庭的重担。

    只是,如果变故是四年前发生的,少年的年纪不足以让他在这里摆了四年的摊。

    可如果变故发生在眼巴前,少年的家道中落的似乎又有些厉害。

    由于软禁李大力的人绝不是什么好鸟,程煜甚至怀疑,少年父亲的死跟那个劳伦斯比尔也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。

    看到少年已经点完了菜,程煜瞄了一眼侍者手里的点菜单,只有区区三笔记录,程煜便道:“你再多点一些,这么点够谁吃的?”

    少年犹豫了一下,又飞快的点了两个菜,然后嘱咐一声,说的是西班牙语,但程煜也听懂了,那是表示不要酒水,只要柠檬水的意思。

    简单的西班牙单词程煜还是知道一些的,于是开口做主替少年要了一杯橙汁,自己则是要了一杯马爹尼。

    侍者离开之后,程煜问道:“现在来说说我们之间的事情吧。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少年回答说:“文森特本杰明,你呢?”

    “程煜。”程煜尽可能缓慢的发音,好让少年理解。

    “文森特,你今年多大了?”

    “二十一。”少年毫不犹豫的回答。

    程煜翻了个白眼,说:“既然咱们已经坐在了一张桌子上,那么还是相互坦诚一些比较好。你看看你这张脸,怎么可能有二十一岁?说吧,是十五还是更小?”

    文森特涨红了脸,说:“我已经十七了……唔,再过一周就十七了,不是什么十五岁!”

    程煜微微一笑,说:“很好,这是个很好的开始。”说话间,程煜从口袋里取出了皮夹子,让文森特看清楚里边放着的那沓厚厚的美金,并且随便抽出一张,让他确认这是一百元的最大面额。

    “你应该看得出来,我不缺钱,所以,你需要的那一千美元,我不在乎。但是,这必须建立在你诚实的回答我的问题之上。”

    文森特眨了眨眼睛,却并未显出贪财的模样,反倒是谨慎的问:“就只是问题?”

    程煜点了点头,说:“就只是一些问题而已。”

    文森特说:“我怎么相信你?”

    “一千美元对你来说是一笔很大的数字,但对我而言不算什么。我没必要骗你。”

    文森特想了想,终于点了点头,说:“你问吧。”

    程煜也点了点头,说:“你之前猜测的没错,两天前打电话的那个人,也是我。”

    文森特露出果不其然的眼神,口中嘟囔道:“我就说我听过的声音就绝不会弄错,更何况我每天根本接不到一两个电话,怎么可能听错。你的口音太容易辨认了。”

    程煜没理会文森特的吐槽,继续问道:“我打电话给你,当然不是真的为了什么劳务证明,我是为了一件四年前的事情。以你的年纪,不可能在这家公司干了四年了吧?”

    文森特想了想,似乎在犹豫要不要说实话,但是看到程煜放在手边的钱包,还是老老实实说道:“我去年才开始工作,不过你不用担心。这间公司是我父亲开的,所以,别说是四年前的事,就算是再远一点,我也能查到。所有我父亲公司以往的数据,都在我那台电脑里。”

    程煜点了点头,心说如果不是小聂已经从你的电脑里窃取到了一部分资料,我也就不会跟你坐在这里聊天了。一个孩子,记忆再好,也不可能把父亲做过的每一笔生意都记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“你父亲现在人在哪里?”其实心里已经有了猜测,但程煜必须问,哪怕他知道这个问题有可能会让少年感到难过。

    果然,文森特听到这个问题,眼神里闪过一丝痛苦,但他还是回答说:“他已经死了,四年前就死了。”

    程煜一愣,心里越发肯定,文森特父亲的死,跟劳伦斯比尔有无法脱离的干系。

    “抱歉,我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四年了,早就习惯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我继续问?”

    “你问吧,最好快点,我还要回去给我母亲做饭,她还饿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担心做饭的事情,吃完之后我会在这里打包一些让你带回去。”

    文森特一愣,随即大喜道:“真的?”他原本其实打算自己少吃一些,然后征求程煜的允许,将剩下的饭菜打包回去。

    现在显然不用了,因为程煜肯定的点了点头,说:“一些食物而已,不算什么。”

    喝了口水,程煜又问:“我不是有意要让你难过,但是,你能否告诉我,你父亲的死因?”

    “一场大火,烧死了他。”面对这个问题,文森特显得很平静。

    “大火?”程煜抬了抬眉毛,这更加符合劳伦斯比尔的人设了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推测的不错,你父亲活着的时候,你家里应该还算是比较富裕的?”

    本以为会是个肯定的答案,可没想到,文森特却摇了摇头,说:“我父亲去世之前,已经负债累累了,那场大火,成为了他最后的丧曲、他死了,再也不用为那些债务担忧,留下我和母亲……”

    文森特的声音,显得有几分哽咽。

    程煜递过去一张纸巾,狠了狠心,继续说:“能跟我说说你家里的情况么?”

    文森特抬起头,坚强的看着程煜,问道:“你为什么对我父亲的事情那么感兴趣?”

    “我说了,我要调查的,是一件四年前的事情。光靠你电脑里的那些东西可不够,我也不怕告诉你,我早就黑进过你的电脑,如果只是为了那些资料,我直接复制下载一份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告诉你了,你真的会给我一千美元?”

    “你好像很缺钱。”

    “我母亲需要一笔钱动手术……”文森特显得有些赧然,然后飞快的说:“其实,办理一个劳务证明,行价大概在三百美元左右。我之所以跟你要一千,是因为我母亲的手术费需要七百多美元。我想用剩下的钱,让她吃些好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程煜立刻从皮夹子里数出一千美元,放在了文森特的面前,说:“不管我能不能在你那里得到足够有用的消息,这一千美元都是你的。但是如果你回答的好,对我有足够的帮助,我不介意多给你一些。”

    看着桌面上那十张百元美钞,文森特没有露出欣喜若狂的表情,反而是越发谨慎的说:“你真的会给我?”

    “现在你就可以把钱收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不怕我骗你?”

    “你没什么必要骗我。而且,即便是骗,在一位母亲和一个小骗局之间,我宁愿相信你真的有一位卧病在床的母亲。”

    文森特的眼睛眨了眨,似乎有些犹豫,但还是一把抓住了那一千美元,小心翼翼的对折,然后放进自己的口袋里。

    “你问吧,只要是我知道的,我一定都会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先说说你的家庭。”

    “我父亲以前开了一家公司,唔,就是你知道的这家公司。以前这家公司可不是现在这样,那个时候,我们家拥有接近一百名雇员,你刚才看到的那幢楼,全都是属于我父亲的公司的。”

    和所有背后藏着阴谋的故事一样,这个少年的身世,也有着浓浓的模板意味。

    夏发尔本杰明算是一个成功人士,至少,在这片贫民聚集的土地上,他绝对是一名成功人士。

    夏发尔考上了大学,拿到了全额奖学金,大学期间打工,支撑了他的学业。

    毕业之后他进入了一家大公司工作,收入还不错。

    通过五年的工作,夏发尔建立了自己的人脉网,慢慢的开始有了自身的想法。

    跟公司的合同到期之后,即便公司给他开出了涨薪五成的条件,他还是选择了辞职。

    然后就有了程煜所知道的那间公司。

    一开始,这间公司操作的还不错,夏发尔很快将这家只有三个雇员的公司,发展到五十多人的规模。

    也就是在那个时候,夏发尔认识了文森特的母亲,两人结婚后不久就有了文森特。

    这原本是个很励志的成功学故事,但文森特享受了一个不错的童年之后,到他十二岁的时候,夏发尔的公司开始出现了问题。

    先是一笔外贸生意出现了非常严重的问题,所有的货物最终被当地法院判定为走私,虽然最终找到了直接责任人,证实了夏发尔是无辜的,但罚金和罚没的货物,还是让这家原本盈利就不算太多,家底子也不算太丰厚的公司产生了极其严重的发展障碍。

    在夏发尔拆东墙补西墙,并且变卖了家里一处房产之后,最终撑了下来。

    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,除了正常的外贸业务,夏发尔也会承接一些游走在法律边缘的业务,比如四年前李大力的那种业务。

    文森特说,他也就是在那个时候,了解到这项业务的,并且表示,这种业务在贫民区,很多人都在做,所不同的,只是有些人的确是能找到相应的公司去让移民局的人查询,而有些人开出的劳务证明其实跟一张废纸也没有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在程煜把李大力四年前那个劳务证明的开具日期告诉文森特之后,文森特说:“我父亲在你说的日期之后一个月,就遇到了那场火灾。我不相信那是一场意外,我一直觉得那是有人在针对我的父亲,可是警察不信。程先生,你现在的话,让我更加确定我父亲的死不是一场意外了。”

    程煜闻言一愣,他倒是没想到这次的问话会引出这么一段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你会认为你父亲的死不是意外?”

    “我父亲的公司当时举步维艰,那幢楼也不是你现在看到的模样。

    当时那幢楼还是很光鲜亮丽的,一共只有三家公司,一楼是这三家公司的仓库。

    我父亲当时欠了很多钱,但那些债主,多数都能容忍他一点点的把公司重新发展起来。

    他当时所做的那些不法勾当,几乎全都是仰仗他那些债主的公司在帮忙,要不然,哪有那么多能禁得起查证的公司可以开出劳务证明?

    我告诉你我可以开出合法的劳务证明,真实有效,也是因为那些债主。

    他们直到现在还愿意帮助我。

    在我父亲出事之前,家里的债务已经还的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因为那场火灾,我们家大概已经翻身了。”

    程煜皱了皱眉头,觉得这个少年的这番话跟他的问题几乎无关。

    文森特还在继续:“当时那场火之后第二天,我父亲的其中一个债主就遇到了车祸。

    当然,他家没有我家那么惨,他只是死了,他的财产全部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而我父亲遇到的那场火灾,警方调查之后说起火点是我父亲的办公室,整幢大楼都没能幸免,保险公司也因此拒绝赔偿。

    我和我母亲不得不变卖了家里最后的房子,把所有的钱都赔给了二楼和三楼的公司。

    而那个遇到车祸的债主,在火灾发生的那个晚上,去了我家,还给了我母亲很多钱,就是他告诉我母亲,这场火灾不是意外。

    因为,他当时跟我父亲约好见面,但他去了之后,我父亲却没到。

    他打了很多电话,可我父亲的手机始终没有人接听。之后大概两个多小时,我父亲的公司就发生了火灾。

    我父亲不抽烟,他的办公室里绝不会有任何易燃易爆的东西,他说他在火被扑灭之后去了那里,发现我父亲的办公室里有枪击的痕迹。

    那些警察肯定都知道真实的情况,但是他们却没有继续调查。他们跟纵火的人,肯定是一伙的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他也死了?”程煜追问。

    文森特点了点头,说:“我刚才就说过了,车祸,一辆卡车把他的车给撞了,很惨,整辆车几乎完全被撞得支离破碎。那可是大白天,在我们这一片的路上,根本就不可能有什么车子能开出那么快的速度,那就是一场谋杀。但警方却说那是一场意外,甚至连肇事的司机都没能找到……”

    程煜沉默了下去,他突然发现,这件事自己虽然已经猜测到夏发尔的死跟劳伦斯比尔有关系,但似乎还是想的太简单了。

    “一开始,我父亲的好几个债主都说这太巧了,两个人连续死去,疑点那么多但警方都没有继续调查。可后来他们都不再提起这件事,哪怕我问到他们,他们也不肯说。只有一个人,他说,在这座城市里,只有一个人能如此一手遮天。”

    程煜迫不及待的问道:“劳伦斯……?”

    文森特也正在说起这个名字:“劳伦斯比尔……”突然发现程煜也说出了这个名字,他疑惑的说:“你怎么会知道这个人?虽然这个人可以在圣地亚哥一手遮天,但他却并不是什么有名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,我要查的那件事,也跟这个人有关。我一开始还以为这是个假名字,但没想到,他居然已经可以肆无忌惮到使用真名的程度。如果你父亲的死,和那位债主的死真的都跟他有关的话,那么我想我大概知道他为什么可以如此肆无忌惮了。”

    文森特可能一时间无法消化这里边的内容,瞠目结舌的看着程煜。

    程煜伸出手,隔着桌子拍了拍文森特的肩膀,说:“好了,孩子,先不说了,你先把饭吃完,然后我们带一些吃的回去给你母亲。你不用担心她的手术费,我会送她去圣地亚哥最好的医院,让最好的医生帮她做手术。我的问题还有很多,可能一两天都不见得问的完。”

    文森特看了看程煜,点点头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吃了几口饭,文森特仿佛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,说:“对了,让我确认我父亲不是死于意外的,还有一个原因。”

    程煜看了看他,文森特说:“在我父亲出事之前,我听到他接了一个电话,电话里,他跟对方发生了争吵。

    虽然只有两三句,但我还是记住了那个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当我得知那个劳伦斯比尔的名字之后,我想方设法,在一年前的时候,找到了那个人的电话。

    然后,我用一个公用电话打了过去,我听到了他的声音。

    那就是跟我父亲发生争吵的声音,我绝对不会听错。”

    程煜立刻在手机上敲出了一个电话号码,递给文森特,说:“是不是这个?”

    bq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抠神》,方便以后阅读抠神第四百一十四章 火灾和车祸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抠神第四百一十四章 火灾和车祸并对抠神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